第6章

今日早朝,成康皇帝禦門聽政的時候,六宮都總管夏守忠宣讀的幾封成康皇帝的聖旨,讓眾人皆是驚懼不已。

下得朝來,諸位勳貴們立馬換了朝服,穿上平日裡的便服,紛紛不約而同地,想來榮國府探聽訊息。

畢竟,開國勳貴一脈,就屬一等榮威將軍賈代善還掌著兵權,其他四王八公可是早就傳了三代,爵位也降了不少,兵權更是早就弄丟了,最多也就在大漢軍中,還有些以前的舊部。

至於說其他的權利,各家也就隻剩下一個空頭爵位了,領些俸祿了和年節祭祀先祖,皇家賞賜的祭禮。

要不說這太子爺也真是的,造反也不通知大夥一聲!

就這麼自己偷摸摸地把活乾了,乾了也就罷了,關鍵是還失敗了!

這叫滿朝勳貴一脈雙眼抓了瞎,在皇帝和太子爺之間,裡外不是人!

“哈哈····我都不擔心,爾等有什麼好擔心的?”

賈代善獨飲一杯酒,看了看左右七嘴八舌,交頭接耳的勳貴,放下酒杯,哈哈大笑道。

“您老,可能還不知道。”

“在來的路上,我等相互交流了一下。”

“我等府上子弟,在東宮太子府為官的,早就被錦衣衛上門,抓進了詔獄!”

“我等現在心裡是不得安身,諸位家裡的長輩那是寢食難安,是不得不擔心啊!

“要是真被錦衣衛查出,和趙稟忠稍有牽連,這可如何是好?”

南安郡王世襲一等伯周得勝,神情激動地道。

“哈哈·······啊哈哈·····我東府賈敬和賈珍,不也是被錦衣衛請進了詔獄麼,你看我還不是,該吃吃該喝喝?”

賈代善放下酒杯,苦笑道。

“老世翁,如今,我等該如何是好啊?”

“小王這心裡,實在是有些七上八下的。”

“母妃也是在為我那些,不成器的庶兄擔心不已。畢竟,他們也是因為在太子府做事,如今更是被關進了詔獄。”

“小王在過來貴府上的時候,母妃特意囑咐小王,一切聽從老世翁的安排。”

北靜郡王水溶頗有些書生氣,對著榮國公賈代善一禮,溫和禮貌道。

賈代善看了看坐在,自己左手側第一座位的北靜郡王水溶,緩緩地點了點頭。

這第三代北靜郡王纔剛剛戰死在遼東,國朝震怖,成成康皇帝特下恩旨,讓剛滿十二歲的水溶,襲了北靜郡王爵位。

到水溶這一代已經是第四代了,曆代北靜郡王都是年紀輕輕,就戰死在了遼東戰場。他母親不想北靜郡王家絕後,死活不準水溶習武,於是在他母親的教導下,勤讀經史,來往皆是海內名儒,人也溫潤如玉,乃是一個謙謙君子。

收回眼光,賈代善那長滿老繭的右手,把玩著溫潤、細膩的青花瓷酒杯,嗬嗬一笑道:

“小王爺,不必如此多禮!”

“赦兒的媳婦趙氏,已經重病不治身亡了,至於說賈瑚乃是因趙氏無子,抱養赦兒房裡通房丫頭的孩子。在為其養母趙氏祈福的時候,不慎跌入荷塘溺斃了。”

賈代善心情有些不好,聲音低沉地道。

“還請賈世叔,節哀!”

眾人紛紛臉帶哀色的勸解賈代善起來,同時心中也不禁鬆了一口氣。

這一等榮威將軍賈代善的長媳趙氏,乃是趙秉忠的嫡次女,如果她和賈琮不死,這四王八公都得跟著倒黴,畢竟他們都是聯絡有親,全部在成康皇帝誅連之列。

誰都不想死,誰都想活,那就隻能逼死趙氏和賈琮了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