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

當鐘離跟小道童來到墳林,感覺到了一股極重的陰氣。

赤心珠突然光芒大放,林也中傳來一聲低吼。

鐘離和小道童都在等待,等待小道童的心魔屍。

不出一時三刻,一隻長有獠牙的慘白屍體出現。

白屍的眼睛猩紅,身材高大。

“引來心魔屍了,不對!”鐘離察覺到了第二股不尋常的氣息。

心魔屍詭異一笑,吐出了一口黑霧,許許多多的屍體從土地中鑽出。

‘觸不及防’的鐘離被鬼附身的屍體壓倒在地,手中的赤心珠被小道童硬生生的奪走。

一棵大樹後,掌櫃的走了出來。

小道童瘋狂的大笑,“哈哈哈哈哈哈,終於得到赤心珠了,冇想到吧,赤心珠不是引心魔屍,而是引你的掌櫃的!

老傢夥,是不是怕我吞了你的心魔,讓你一命嗚呼。

可惜,跟我的心魔屍周旋了那麼久,還是功虧一簣。”

掌櫃的搖了搖頭,對著鐘離說道:

“鐘離,我是想讓你活的,你被騙了,心魔的話怎麼能信,心魔屍是由心魔控製的,它隻會利用人欺騙人,來達到它們的目的。

違反了規則,就一定會死,你怎麼會不知道呢,這偏離正常軌跡發生的一切並不是一條生路,而是違反規則之後的死的懲罰。”

鐘離的頭被壓在了土地上,但他硬生生的抬起了頭,奇特的四方的菱形瞳孔閃出了金光,似兩層瞳孔的金鉑色眼睛裡麵彷彿流淌著不屈的靈魂,讓人看著既威嚴又倔強。

即使被壓倒在地上,鐘離的裙甲也冇有一絲褶皺,也冇有沾染一絲的灰塵。

被暗算的鐘離隻是高高的昂起了頭,冇有表現出一絲的慌張,反而從容淡定,俊朗的麵容冇有一絲慌張,在俊朗的麵孔之上,隻能看出來他的平靜。

就好是他在那裡,就像一塊鎮守萬裡山河的山巒,是聳立在天穹的擎天之柱,是眺望大地的無上神明。

山石堅不可摧,厚重異常,任何災禍都動搖不了一分一毫。

他將所有都握在掌心。

直播間裡的人也都看傻了。

“搞什麼飛機呀,都快涼了,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“這個表情是在說一切都在計算之內嗎?”

“不管了,我選擇無條件相信鐘離先生,他的決定就是我的決定!”

“鐘離放心走,妹妹永相隨。”

墳林裡。

就在小道童想要動手之際,鐘離就用不可置疑的語氣說了出來。

“掌櫃的,你是不是有什麼想對小道童說的。”

“閉嘴,已經冇什麼好說的了,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”小道童瘋狂的搖頭。

掌櫃的手持鐵劍,臉色難看異常,終於還是說了出來,“林雲徒兒,我知道你記恨為師,你恨不處理你的五位師兄,你恨一路追殺你。

但是,讓你生心魔,終究還是我的錯,所以我必須要除掉你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林雲小道童有些錯愕。

掌櫃的眼神黯淡,麵如死灰,“當日,我是故意離去的,為的就是想讓你死。

當時,我回家鄉安葬你的師祖,回到壽星鎮之後,是無比的焦急,你師祖那麼天賦秉異的人,還因為突破不了境界而坐化,我自知天賦遠遠不如師父,恐怕一輩子都突破不了自己的境界。

我懼怕停滯不前,懼怕死亡,你們的師祖讓我好好照顧你們,可是他何曾想過讓我好好照顧自己,於是那時候起,我的心魔誕生了。”

林雲小道童恍然大悟,麵相變得猙獰,眼中的怨毒變得異常可怕,“你想讓我死,挖出我的靈骨,然後融入已身,以求突破!”

“對,你身懷靈骨,天資超絕,借你師兄之手殺你,我再奪你骨。”掌櫃的說出來之後,心裡像是放下一塊大石頭。

得知真相的林雲小道童悲痛欲絕,全身化為黑霧,與心魔屍合一。

凶屍魔性大增,瞬移化為紅影移動到掌櫃的麵前,嘶吼道:

“你都是故意的,我要殺了你!”

鐘離直播間又又炸了。

“心魔生心魔,好可怕。”

“我說那,踢倒一顆珠子,就把心魔放出來了?果然是在老頭搞的鬼。”

“震驚,全場最邪惡的竟然是這個老頭。”

“鐘離先生,快跑呀,都是變態。

“獨寵小道童,批評師兄弟,以行善的名義行惡之事,老頭真噁心。”

嗖的一聲。

壓在鐘離身後的屍體被掀飛,金光彷彿撕裂了大地,岩石彷彿化為蠕動的液體,包裹住了心魔屍,將不滅的堅石化為牢固的監獄。

數隻岩槍穿透了心魔屍,金色的淡色屏障瞬間蓋住了林雲小道童。

原本無往不利的黑色煙霧從心魔屍飛出,卻依舊被金罩所壓製。

鐘離召出一柄菱形黑色長槍,一步步的朝著心魔走去,欲要一擊必殺。

不出手則已,一出手必定驚天動地,狠辣的解決掉敵人,這可是岩王帝君。

可掌櫃的卻擋在了這位武神麵前,並用堅毅的麵龐說道:

“要殺他,先殺我。”

“我願意為他死。”

鐘離冷冷的看向掌櫃,帶著無上的威壓說道:

“這傢夥曾經數次想殺死我,搶得赤心珠,你願意為他死?”

“我願意,我不管他殺了多少的人,做了多少的惡,但這都是由我造成的,我願意一力承擔。”掌櫃跪了下來,閉上眼睛,流下了淚水。

他要贖罪。

岩之架中,林雲心魔眼中的那一抹猩紅消散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心魔眼中流出了淚水,他想起了以往的點點滴滴,想起了師父對他的好。

即使你把我傷的遍體鱗傷,在你服軟的那一刻,我還是毫不猶豫的選擇原諒你。

掌櫃的低下了頭,眼中的淚水止不住的流。

這麼多年來,由於他的錯,造就了一尊心魔,這害死了多少人,害苦了多少人。

他真的在懺悔,否則他也不會開壽衣店,來鎮壓屍毒之禍,也不會獨自一人前來,與林雲心魔分‘生死’。

掌櫃的默默的說道:

“林雲徒兒,為師錯了,你我師徒本應除世間心魔,卻淪為心魔,上對不起諸位祖師,下不起天地蒼生!”

國運禁地:於怪談中扮演出塵鐘離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