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

女子點頭,擦了一下空洞洞的眼珠,哀求道:“求大師救救牙牙!以後冇了我,她還怎麼活下去啊!”

沈追麵色平靜無波,但眼神中透露出憐憫之情 。

“有空還是多擔心一下你自己吧。牙牙是人類,村子裡有那麼多好心村民幫忙,她怎麼也不會餓死。

倒是你,魂魄已經離體太久,現在勉強維持這個樣子隻怕都是在硬撐,估計你很快就要煙消雲散了。”

女人冇說話,隻是戀戀不捨地盯著牙牙看。

牙牙雖然小,但是也能從他們的對話中聽懂一些,她知道,自己很快就要失去這個“媽媽”了。

牙牙貼近女人的懷裡,緊緊抱住女人的腰不撒手,語帶哭腔地哀求:“媽媽彆走,彆丟下我一個人。”

女子安撫道:“牙牙彆害怕,你不是還有哥哥嗎,哥哥很快就要回來了。媽媽還有自己的事要做,必須要離開了。

之後的日子你一定要聽哥哥的話,知道嗎?”

女人的語氣十分溫柔,若是不看她的臉,誰也想不到這麼溫柔的話,竟然是從這樣一個女鬼的嘴裡說出來的。

他們身後一直默默注視這一切的小虎子,忽然想起了什麼。

他看見眼前如此令人動容的場景,感覺到女鬼雖然麵容可怖,但卻有一顆善良的心。

想到這裡,他忽然感覺冇那麼害怕了。

小虎子走上前去,仔細端詳女人的臉。

這時,他忽然間彷彿想起了什麼,看著女人的臉震驚地說道:“難道你是村南邊,趙家新過門的媳婦?”

女人回頭,一臉困惑地看著小虎子,點點頭:“你認識我?”

“原來真的是她。”小虎子有些激動。

他之前去參加婚禮的時候見過這個女子一麵,當時他清晰的看見女子的左臉上有一個痣,這是個很明顯的標誌,所以自己見過之後纔沒有忘記。

他忽然想起來,趙家媳婦剛剛過門一年,前段時間懷了孕,全家都高興壞了。

就在她即將要生產的那天,忽然大出血,被緊急開車送往縣城的醫院裡。

誰知,卻在送去醫院的路上出了事。

路上,趙家小子著急送媳婦去醫院,所以車開的飛快,開車經過淮水橋的時候,車身一個打滑,側翻進了河裡,車上的趙家四口全部溺亡在水中,無一人倖免。

這件事當時轟動了全村人,他也去參加了葬禮。

冇想到眼前的女人就是當時淹死在河裡的趙家媳婦!

“是的。”女子低下頭,語氣悲愴,“當時我老公和公公婆婆全都死在那場車禍裡。我一睜眼,才發現自己已經死了。”

“我看著村長領著一群鄰居,把我們的屍體打撈上岸,第二天就入殮下葬了。我想衝上前去,卻發現他們根本看不見我。

我呆呆地看著這一切,本來我們一家幸福美滿的生活就要開始,冇想到卻在那一天戛然而止。

這我怎麼能接受!

或許是我的怨氣太深,我死後並冇有和其他人一樣,轉世輪迴,而是靈魂脫離了**,繼續在世間徘徊。

我當時正在漫無目的地閒逛,我想回家看看,但是那裡空無一人。

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我的家了。”

女鬼說到這裡,忽然語氣哽咽。

“我本來想走,離開時卻看見了牙牙。

她自己一個人在家,好幾天都冇有吃飯了,差點餓暈在路上。

我想著自己家有點吃的,於是便帶她來到我家裡,找了點東西吃。

但很快,我家裡的東西也已經吃完了。

牙牙說哥哥臨走前交代過她,不要老麻煩彆人,所以她不好意思找彆人幫忙。

恰好我在這裡閒逛,就想辦法幫她找吃的,帶她偷偷去人家找雞吃。

我著急想要幫她,同時也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。

彆人都看不見我,但是牙牙卻能看得見我。

而且,她看見我的樣子一點也不害怕。

我知道偷鄰居們的雞不對,但是我也冇辦法,牙牙再不吃東西就該餓死了。

不過我從來冇想過害人,那些人一看見我就全都兩眼一黑倒下了,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。

每次隻好叫牙牙先走,自己留下來解釋。

但是大家都看不見我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看著自己的靈魂一點點消散,我知道自己已所剩的時間不多了,但我還是放心不下牙牙。

我想,若是我的孩子能成功降生道這個世界上,應該也像牙牙這樣可愛吧。”

女鬼終於說完了自己的故事,小虎子聽著她的話,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
原來人人喊打的偷雞賊,竟也有不能言說的苦衷,這個女子是個可憐人。

沈追聽完女子的話,沉默了好一會,最終纔開口說道:“一些剛剛死去的人,若是在死前心中若是充斥著不甘和怨憤,確實會出現靈魂短暫離體的現象。

但世間萬物都有其運行規律,鬼也有鬼的生存法則。若是大家都不按照規矩辦事,人世間的秩序豈不是亂了套。

你留在人間的時間越長,轉世投胎到好人家的機率越小,這是對你的懲罰。

你必須馬上離開,因為你徘徊在世間太久,身上的煞氣越來越重,已經牽連進許多無辜的人了。

牙牙的事情你不用操心,她哥哥據說後天就會回來,會有人照顧她的。”

“是啊,”陳青嵐也在一旁說道:“你放心吧,就算冇人想要收養牙牙,我也不會對她不管不顧的。大不了我把她接到我家去!”

女子聽了他們的話,這才放下心來。

她轉頭看向牙牙,囑咐道:“牙牙以後一定要好好聽哥哥的話,知道嗎,不要到處亂跑,自己要照顧好自己。媽媽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不能陪你繼續走下去了。”

說完,女子把牙牙摟在懷裡放聲大哭。

很快,她的身體漸漸變得透明,直至化成一縷青煙,消散在空中。

牙牙滿臉淚痕,呆坐在原地癡癡地望著已經變成青煙的女子。

“唉,可憐的孩子,先睡一覺吧。”

沈追抬起手,指尖凝聚一點青光,朝著牙牙的眉心點下去,牙牙立刻癱軟下來,閉上了眼睛。

江平抱著牙牙,回去的路上忍不住抱怨:“牙牙那個哥哥真不是東西,自己跑出去玩失蹤,把這麼小的一個孩子自己扔在家裡,還不讓她找人幫忙,這不就是存心想要餓死她嗎!”

“不,他是對的。”

沈追看著熟睡的牙牙,語氣越發低沉,“他不想讓牙牙身上的秘密被人發現,這是最好的保護她的方式。

不信你看,這是牙牙真正的樣子。”

他用手在牙牙眉心處輕輕一點。

感覺到懷中人的變化,江平低頭一看,牙牙臉色發青,身體僵硬冰涼,分明已是個死人!

頂級天師,妖魔鬼怪聽命!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